您的位置:首页 > 政法文艺 >
下乡扶贫有感
www.guanganpeace.gov.cn 】 【 2019-08-22 11:57:37 】 【 来源:ag体育平台|开户 】

  时间是冬至前的一个阴冷的下午,来到对口帮扶的一户贫困户家。推开一扇噶叽噶叽作响的破旧木门,让眼睛适应了一会儿暗淡的光线,才逐渐看清屋内的情形:屋子分成三部分,右侧依次分布着猪圈、旱厕和厨房,猪圈中堆着些猪草、散落着猪粪,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猪粪味和霉味,靠近厨房一面的土墙已被多年的柴烟熏得一片漆黑。中间是堂屋,堆满了各种杂物和农具,一个满头白发、愁容不展的老人正倚靠在一张椅子上,一动不动。左侧是人住的地方,借着手机光亮才能看到搭在几匹砖头上黑黢黢的一个床铺,床上躺着一个学生模样的孩子,床头的一部收音机正“嗞嗞嗞”地响着。这就是作者对口帮扶的一户贫困户家。

  

  “你怎么这么早就躺上床上了啊”?“不好耍得”。孩子微微睁开眼睛回答到。堂屋里一个愁容满面、半睡半醒的老人慢慢起过身来,用微弱的声音回答到:“这几天外面太冷了,附近没有一起玩的孩子,家里电视也看不起,只有躺在床上耍”。虽然之前已经多次来过这户贫困户家中,但是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幅情景一样让人心情沉重,看到这个惨淡的光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于是就在屋里来回踱了几步,屋内很快又陷入了来之前的沉寂之中,空气也很快凝固了。好在片刻之后,随着聊天的进行,气氛才略有缓和。

  

  在和老人的谈话中,才得知最近这个家庭发生了一些事情。原来,孩子的父亲一人在广东骑摩的挣钱养家,就在两个月前,在骑摩托时不小心摔伤住了院,不仅花销了一笔医药费,而且还因此误了一段时间的工,入不敷出。因此,这个家庭这个月没收到孩子父亲的生活费。按照以往,每个月月底,孩子父亲总会给家里打上500元的生活费。老人得知儿子在外受了伤,很想看看儿子的伤情,但是却八十好几了,而屋里还有个读书的孩子要照顾,显然是有心无力,于是整日愁眉苦脸。

  

  这位八十好几,已经丧失劳动能力又无人照顾的空巢老人,无论在生活照料还是在精神慰籍上都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在原本生活就一直拮据不堪的情况下,只能考虑“基本生存”问题了。生活,于他们而言,就是最简单、原始的“生下来,活下去”,没有更多的对美好生活的期盼了。

  

  生活中,大家面对富有阶层时常常调侃,爱开玩笑说:“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其实,在攻坚脱贫工作中,我们发现,很多穷人的生存环境倒也限制了我们对贫穷的想象。富不过三代其实未必,但穷过三代却是有可能的!也许,这位八十好几的老人余生的时间不多,但是这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却极有可能在他人生的前三十年不得不长期和这种艰难的生存环境作斗争,如果命运有转机的话,他可以尽快结束这种糟糕的生活,但是,如果命运之神没有降临,他将如同他的祖辈们一样艰辛地生活在这里,陪伴他们的依然是这里的鸡、鸭、鹅、猪、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以及无穷无尽的寂寥,这种斗争也许是20年,30年,50年,甚至直到终老,甚至他的下一代。这也许就是他们的宿命。虽然我们常说人生中总是充满着太多的不可预料性,但是这是基于大家都拥有相近的生活资料或机遇,或者说这种不可预料更多地发生在“势均力敌”的各方。而就他们目前所掌握的极其有限的生活资料来看,这种贫困的局面显然还难以改变。

  

  虽然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时代早已一去不返。但我们却看到,有些极贫户,衣食住行依然令人心酸。也许这户贫困户在他所在的村、镇、县还不算最贫困潦倒的,但依然已经给我们这些生活在县城里的机关干部带来极大的震撼。虽然我们中也有很多来自农村的干部,但是,经历过这种日子的恐怕也是寥寥无几。

  

  和老人、小孩聊了很久的天,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六点多,天色早已阴沉暗淡下来了。由于还要赶路,不得不离开这里。回去路上,才发现此行原本是要为该户宣讲当前的扶贫政策,竟然也忘记了。望着车窗外村里升起的稀稀拉拉的几丝炊烟,不禁陷入久久的沉思。(王超)


编辑:满新液

广安长安简介 | 版权声明 | 投稿须知 | 联系电话:0826—2348261 |

蜀ICP备18019173号-1 ag体育平台|开户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广安市公园街1号市委政法委 邮编:638500